1682_a5421

   赵旭原本只是想假扮秦鹰,去测试一下计立群的反应。没想到会误打误撞,遇到了计立群对秦六爷一家人动手。

   这里号称是“二号监狱”,看来应该是东厂的另一个私人监狱所在。

   都说狡兔有三窟,东厂果然够狡猾,居然在别的地方,还设有私人监狱。

   上次,在安塔的时候,被赵旭顺带营救出来不少人。不知道,这里会不会给再自己一个惊喜。

   这里是私人监狱,并不是东厂的大本营“圣坛”,这让赵旭放心下来。

   一般像这种地方,充其量也就有几个高手压镇。

   赵旭艺高人胆大,他的修为可是实打实的“天榜”第一人。

   正所谓,不如虎穴、焉得虎子!所以,赵旭才不惧怕计立群耍花样。

   听计立群的口风,似乎上头只让他抓人,并没有对秦六爷一家人有动手之意。这让赵旭放心下来,拖得时间越长,就对营救工作越有利。

   赵旭来之前,就和农泉还有陈小刀约定好了。

   他假扮秦鹰只有两个小时的期限,两个小时之后,就会回去和他们会和。若是没有回去,就说明出事了。

   赵旭的腰带扣里面,藏了一个小巧的定位装置。

  
唯美雪纺裙少女花丛中沉醉

   除了赵旭之外,陈小刀身上也藏有一个小巧的定位装置,以方便二人联系。所以,这次赵旭有恃无恐。

   再者,赵旭再进这个二号监狱之前,他在大门前留下了脚印。

   以陈小刀的缜密,一定会发现他留下的足迹。从而断定,他藏身于这里。

   秦怀对秦鹰说:“老二,我们都被那个计立群给骗了。你那次受困,他出手救你,根本就是计立群设计好的,为的是取得你对他的好感。”

   “大哥,你是说计立群,早就发现我是秦家的人?”

   “不错!”秦怀点了点说:“这个计立群城府够深的,连我和爸都给骗了过去。”

   赵旭装作一副捶足顿胸的样子,恼恨道:“都怪我,误结交了匪人。”

   “这也怪不得你,只怪厂狗太狡猾了。”

   “他是东厂的人?”

   “对!”秦怀点了点头,说:“我们一家人,只不过是东厂的棋子罢了。他们最终的目的,是想对付小旭!”

   秦怀叹了口气,说:“要是因为我们,而连累了小旭,那么我们秦家人罪过就大了。”

   赵旭一听,心里满满的感动。没想到秦怀这个时候,还想着自己。

   “爸他们还好吗?”赵旭问道。

   “他们在别的囚室里关押着呢。别挣扎了,我们斗不过他们的!”秦怀对赵旭劝道。

   赵旭一拳打在墙上,装作沮丧的样子,说:“平日里,我还以自己的功夫有多牛逼。现在才知道,到头来一无是处。”

   “老二,别这样说自己。要说错,其实你最不该走上群英会那条路。那是一条不归路,注定没有好下场的。当初,我和爸怎么劝你也不听,你非要发展自己的势力。我们知道,你是为了秦家好。可厂狗要是那么容易对付,也不至于我们五大家族一直过着逃亡的生活了。”

   赵旭非常同意秦怀的这个观点。

   在他看来,秦鹰就是属于有勇无谋类型的男人。

   若是不牵扯到厂狗这一关系,秦鹰在一些势力中,的确容易混出名堂。可要用这种地下势力,来对付厂狗,根本就不够看。

   赵旭走向囚栏,发现对面的牢室里,也关押着秦六爷的家人。

   望着他们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,赵旭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他们救出去!

   体育场!

   已经过了赵旭和农泉、陈小刀约定的时间。

   赵旭和陈小刀分别行事,一个假扮秦鹰去测试计立群的反应;另一个去托关系,查计立群这个人的底细。

   农泉左等右等,也没等到赵旭回来。

   见秦鹰悠悠苏醒过来,秦鹰刚想开口说话,又被农泉一掌刀砍在了脖颈上,晕了过去。

   农泉打电话给陈小刀,说:“小刀,少爷他过了约定的时间,没回来!”

   “什么?”陈小刀正开车赶往下榻的金元酒店。对农泉急声问道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   “还在体育场等少爷呢。”

   “秦鹰还在你手上吗?”陈小刀对农泉问道。

   “在俺这里!”农泉回道。

   陈小刀对农泉吩咐说:“你赶快带秦鹰回酒店来!”

   “好!我这就回去。”

   挂断电话后,农泉启动了车子,快速驶向“金元酒店”。

   农泉也是个有能无谋的人,但陈小刀就不一样了。

   陈小刀足智多谋,做事又细心,和赵旭在一起搭档,二人相辅相成,做事无往不利。

   待农泉带着秦鹰回到酒店后,陈小刀见秦鹰还没醒,对农泉问道:“他还有多久能醒?”

   “正常还要一个小时左右!”农泉急声说:“小刀,少爷没回来,是不是出事了?”

   陈小刀冷峻着脸,点头说:“是出事了!好在,在这之前,我和少爷做好了充足准备。我能寻到他在什么地方。以少爷的武功,除了神榜的人之外,根本没人能伤得了他。”

   “你先在这里等着,我去秦六爷的住处瞧一瞧。我想,应该是少爷发现了秦六爷房间里的窃听装置,引起了厂狗内奸的注意,他们这才对秦家人动手了!要真是这样,我们可得好好策划一下。”

   “那你快去!”农泉对陈小刀催促道。

   陈小刀“嗯!”了一声,快速离开了酒店。

  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,陈小刀风尘仆仆仆匆匆赶了回来。

   农泉急声对陈小刀问道:“小刀,怎么样?秦六爷一家人,还在吗?”

   “秦家一个人也没有,倒是有几个在那里放暗哨的。秦家出事了!”陈小刀说。

   “啊!……”

   农泉大吃一惊,惊呼道:“那这么说,少爷是被厂狗给抓走了?”

   “不,准确地说,应该是少爷自愿跟他们走的。否则,以少爷的功夫,谁人能带走他?”

   农泉面露尴尬的神色,挠了挠后脑,咧嘴憨笑道:“说得也是!少爷可真够胆大的。居然敢一个人去闯东厂。”

   “这才是少爷的性格!”陈小刀说。

   这时,秦鹰再次悠悠转醒。

   农泉见秦鹰醒了,正准备再给他一掌刀,将他敲晕。

   陈小刀及时出声喝止道:“农泉,别让他再晕了!我有话对他说。”